夏末

本人报社

【全职】那时年少之故人归来下

有私设,原韩文清搭档,私设作用=NPC

“咚咚咚……”
“您好,我是222号送餐员,很高兴为您服务。请问是张佳乐先生吗?您的外卖到了。”

外卖?张佳乐一脸懵圈地抬起头,又低头看了看吃了一半的米饭,稍稍偏头盯了自己的筷子五秒,确定自己是在吃饭。嗯!吃饭!

“咚咚咚……”
“您好,我是222号送餐员,很高兴为您服务。请问是张佳乐先生吗?您的外卖到了。”

外卖?好像不是幻觉啊?不会手快点了两份吧?似乎,好像,大概,应该,是……没有这种操作的……吧?

“咚咚咚……”
“您好,我是222号送餐员,很高兴为您服务。请问是张佳乐先生吗?您的外卖到了。”

算了,一份外卖而已,大不了留着晚上吃。想好之后,张佳乐才起身准备开门。

好像胖了?不至于吧?就混了几天而已啊?算了算了,懒得管了。

自称送餐员的年轻女孩剪了短发,穿着普通的T恤长裤运动鞋,看上去干净利落。忽略掉某些特征,就是一日系美少年。

可问题是……这样真的像是送餐员,吗?张佳乐刚睡醒没多久,感觉自己的脑袋还不太清醒。把人让进房间才想到:那人不是送餐员吗?挠了挠头,半眯着眼问:“额,外卖呢?”他似乎没有看到来人手中拿了东西。

“你不是正在吃吗?”来人直接关了门,转头看他,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就像是屠夫在审视猪一样。不对!他才不是猪!这样想着,张佳乐其实不是很有底气,毕竟,这段时间,他和猪也没两样了。

“不对,你是谁?怎么在这?”稍稍整理了下思绪,张佳乐开口问到,心里暗暗想着现在叫保安还能不能来得及。要是抢劫也就算了,最好不要认识他。

“张佳乐,是你放我进来的。”来人冷冰冰地答道。

靠!怎么办?她知道自己的名字啊!不会真的是黑吧?这年头黑已经这么无聊了?不是吧?!不会吧?!不是,这次比赛会输也不完全是自己的错吧?最多是……最多是……最多是拉了一下幸运值吧?想到这里,张佳乐心里有些哽。说得好像自己真的不想赢什么的。

网上的东西他没看,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

依旧浑浑噩噩的,算了,反正怎么都随你们了,黑就黑吧,大不了就是挨一顿打就是了,又死不了。说起来,叶修都没享受过这种待遇啊。张佳乐闷闷地想。

“三分钟,洗漱完谈正事。”来人依旧冷冷的,看不出情绪。

“……哦,哦!”迅速窜进洗手间,张佳乐立刻锁了门,刚掏出手机,才想到,哦,手机没电了。其实手机一直揣身上,只是他一直都没有试图去充电而已。一直……假装没看到充电器。

其实手机又有什么用呢?一群人疯了似地打电话,好像他真的会去寻死一样。吵死了,怪不得叶修从来不用手机。真好笑,不过就是一场比赛而已,也不是没输过。搞得自己好像很在乎似的,什么时候这么脆皮了?联盟里仅存的妹子不去安慰,一个个操心自己做什么?说的好像自己在乎似的……真好笑!

妈的!就是在乎又怎么了!叶修你TMD乌鸦嘴!老子这次真的连五亚也没了!关心?TMD一个个的就知道落井下石!老子四亚怎么了?!联盟连亚军都没得过的多了去了,闲的慌!一个个去安慰啊!

抬手拍了拍头,试图使自己清醒些。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各种想法,张佳乐还记得要洗漱,外面的女孩挺漂亮的,就是黑也不能失了礼貌。

“张佳乐,你浪够了?”

“什么?”

“回霸图,还你一个冠军。”

“什么?”

“初次见面,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林泠,韩文清以前的搭档。”

“搭档?老韩的搭档不是新杰吗?不对,你刚刚说冠军?!你说什么冠军?”浑浑噩噩的,好像陷入了一个梦,从未醒来。

“你的精神状况不太好,是想要先找个医生?”来人依旧冷着脸,一身的威压倒是和韩文清挺像的。

“去你的,你才有病!”张佳乐没怎么说过垃圾话,听叶修说了那么多年,也没学会怼人。此刻倒也不是顾及来人身份。

“我的确有病。另外,给个准信,要不要回去?”

张佳乐抬头看她,其实女孩比张佳乐要矮些,可能是张佳乐自己穿着拖鞋的缘故,他觉得女孩特别高。女孩的脸上依旧看不出情绪,但张佳乐就是知道她是认真的。“你怎么保证?”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有些抖。

“没办法保证。”女孩特别干脆。

“那你说个屁!”张佳乐很有些生气,他也没想讲什么绅士风度,对什么人有什么样的态度,以前对苏妹子好,就真的只是因为她人好而已,他没想过什么性别,在他眼里都差不多。

可是他很清楚,他其实只是不想听到这种回答而已。就算只是说句我相信也好,至少,还有人信他能拿冠军。自孙哲平走后就再没人说过相信,连韩文清当年来挖人的时候都没说过。他一直很听孙哲平的话,不是没有原因的。这个人真的很讨厌,连一句敷衍都没有。

“大……呃,韩队想让你回去,还你一个冠军。”

“不去。”

“张佳乐你能不能有点出息!”来人好像生气了。张佳乐觉得有些好笑,这是求人的态度?韩文清都知道好好说话。

“不就是一个搭档吗?换一个不就是了?!繁花血景早没了!”来人很努力地想要做出不耐烦的表情。

张佳乐没想到有人还会这样说。记得繁花血景的人如今也都少了,所有人都在骂他抱霸图大腿,只是没人记得孙哲平。所有人都知道他想冠军想疯了,就是没人想去问问为什么。没意思,真的没意思。一个人的冠军有什么意思?更何况,他连冠军都没有。

其实他还是很惊讶的,女孩年纪看上去不大,他没想过有人会看得那么通透。联盟的人都以为他抛下了,连孙哲平也深信不疑,毕竟那年在网游里,他可是真真切切地向百花开了枪。
告别,说的真好,叶修那种狐狸都信了,可是就他自己不信,怎么都不信。他自己知道,当时要不是孙哲平在,他连开枪的勇气都没有。那时林敬言帮了他,可是他一点感谢的心思都没有。
队内配合他一直很认真,所有人都那样想的,除了他自己。他的确很认真,只是,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其实可以拼的。
这辈子的热情,好像都花在繁花血景上了啊。

“你怎么知道的?”想了想,张佳乐还是问了出来。

“猜的。”女孩特别坦诚。

“……”

“不只是搭档。”顿了顿,“很重要,放不下。”很努力地挤出几个字,张佳乐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像周泽楷。

“知道。”女孩的声音中依旧听不出任何情绪。就好像机器一样。

“没有让你放下,你大可以带着他的一份一起去拼。”

她大概真的对自己一无所知。张佳乐想。他又不是没拼过。他是比较多愁善感,可这不代表他没血性。孙哲平刚退役那会儿,他是真的拼了命地想拿冠军,后来撑了几个赛季,一直到心灰意冷。
其实张佳乐一直觉得他们骂的都对,他的确是抱了大腿,会去霸图,也是为了冠军。没什么可说的。被骂也是活该,他甚至希望骂声不要停。抛下百花他自己也不好受,那可是百花,当年就是他和孙哲平拼出来的,说放下,怎么舍得?
他可能真的有点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在霸图第二次与冠军擦肩而过的时候,他还能骗骗自己,至少自己还有机会,比老林要好点。
直到国家队也输掉……

拼?    说得容易!!!

“一个搭档而已。”女孩又重复了一遍。声音很小,像是在说服自己。

叹了口气,女孩开口:“你知道秋木苏吗?”

“谁?”这个名字应该听过,只是他不记得了。

“叶修以前的搭档。”女孩顿了顿,补充道,“在叶修还不是叶秋的时候。”

“所以呢?和我有什么关系?”张佳乐不太懂,世上怎么这么多的包子。

“那是他认可的,最强的搭档。”

“后来就没了。”

“你应该是记得吴雪峰的吧?我记得你是第二赛季的。”

“所以你看,对冠军没影响的。”

“我不懂你的逻辑,我也不是叶秋,TMD他就是个怪物!”

“我换了搭档,没影响!”

“我的意思是,”女孩扭头望天,“做不了叶秋,就做吴雪峰。”

……

“滚!”

……

“先生您好,客房服务。”

张佳乐从猫眼里看了看,没看到那个人,开了门。

……

“我做不了吴雪峰。”张佳乐听到自己的声音,“吴雪峰从来都不是什么简单的对手,这是职业圈的共识。”

“知道。”女孩的声音很平静,“可是你最拼命的那些年,身边没有吴雪峰,也没有叶修。”

“如果你一定要一个保证,我给你。”

“真的不考虑吗?霸图可是你最后的救命稻草了。”

“你知道的,越云不可能进决赛,即使他们有孙翔。无论你是否承认,那些年,你就是孙翔。”

“听说你有个外号叫幸运E?真巧,我曾经被人叫过幸运A。有没有兴趣中和一下幸运值?”

……

“哭够了?”

“没哭!!!”

“哦。”女孩从善如流地回道。眨了眨眼。

“你怎么进来的?”

“哦,这个啊?我告诉她我和男朋友吵架了,然后问她能不能帮我进来。保洁阿姨总是很善良的。”

“……”

“……我现在相信你认识叶修了。你一个姑娘,这种事怎么都能乱说!”

“没乱说啊,我确实和男朋友吵架了。我可没告诉她你就是我男朋友。”

“……”

“我约了下午5:00的心理医生,要一起去吗?”

“说了我没病!”

“嗯。但是我有,所以要顺路吗?”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