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末

本人报社

【全职】荣耀世界 易主

神转折有,有病系列。

“关我什么事?”沐雨橙风随手捡起块不太平整的石块,掂了掂,随手扔出去,打出十几个水花,一圈圈地漾开。

她转头看大漠孤烟,顺势靠在湖边的巨石上,抄着手。冷冷地重复,“关我什么事?嗯?”尾音挑起,彰显着挑衅的意思。

与人类世界不同的,在荣耀世界的沐雨橙风,没有一丝与温柔体贴搭边的气息。

“他这几日状态不佳,你与他交好,你劝他,他肯定会听的。”

“呵。”回答他的是一声冷哼,“我们交好?”

沐雨橙风抬头看他,很是诡异地笑起来,“我们交好?”


依旧是那副不冷不热的样子,换了其他人,任何一人,即使是还未满级的账号,也能嗅出杀意来。


不需要什么特异功能,因为沐雨橙风身上的杀意,从来就没有褪下过。

只是今日格外强烈些罢了。



也就是大漠孤烟了。荣耀世界公认的奇葩。


他把话又重复了一遍,配上他那张让人诟病的脸,活像是在打劫,帮大当家的劫压寨夫人的那种。

哦,不对,他自己就是大当家的了。

沐雨橙风轻轻地笑,为自己莫测的笑点。
长发随风微动,衬着海蓝色的眸子,看上去无害极了。仿佛一秒前要举起重炮的人与她一点干系都没有。





可她还是那个沐雨橙风,不分敌友,杀伐随心的那个沐雨橙风。

沐雨橙风,在荣耀世界,向来不买任何人的账。




“大漠孤烟。”她开口,“不是宿敌么?怎么?”字里浸着千波湖的寒意,像锥子一样,“想泡他?”

“真可惜,”提到一叶之秋,她的话越发地冷,“人宁愿抱着白骨也不选你。”



人类世界的最佳拍档,到了荣耀世界丝毫情意不讲。拔刀相向算是寻常,话里夹枪带棒只能说是家常便饭。即使话里的另一个主角,是她曾经视作天神的兄长。


她说话从来不会客气,每个字都带刀子,区别只在于,心情好的时候,刀子会稍稍顿些。

今日算是心情好,一叶之秋被签了轮回。轮回,呵,轮
回,枪王,哪个词不是讽刺?

我亲爱的斗神殿下,好好享受吧……


……

“咳咳咳!”没忍住笑岔了气,“风城烟雨!你太恶心了!”

元素法师从枯木后出来,步子不慌不忙,端的是一副谦谦公子的气派,一言不发。

“经过我同意了吗?就给我乱艹人设!信不信我一炮轰飞你?!!风城烟雨!!!”




……大漠孤烟很懵逼……

……想不到你是这样的风城烟雨……




……




经过其实很简单。

只是因为一叶之秋传来转会轮回的消息,然后,本着宿敌相惜(也许?)的原则,大漠孤烟来找沐雨橙风,呃,劝劝一叶之秋。

然后就遇到一个正在飙戏的沐雨橙风,以及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风城烟雨……




……之后就有了上面的一场短剧。

……当然,友情出演的大漠孤烟并没有一丝报酬。

……其实大漠孤烟不缺钱,真的!作为霸气雄图的名誉会长,他可是一个有着一整个仓库的男人!!!


……问题是……

尼玛老子在荣耀世界混了这么多年!老子怎么不知道宣传片要涉及私人感情!拍的时候还配画外音!中二得炸掉老子都没用过的人设!你们怎么敢!!!演话剧呢你们!

果然遇上人妖组就没好事!


……



没有管大漠孤烟懵逼完气得要炸掉的小心脏。沐雨橙风依旧一个劲地数落风城烟雨……

……

“我赢了。”

“就是我赢了!你换个人去直视大漠孤烟试试?我坚持了整整三分钟好吗?!”沐雨橙风愤愤道。

“你确定有直视?就你那个身高?”风城烟雨表示怀疑。

……



特效有了。纯自然无污染,除了掉层血皮外没有任何副作用。



……大漠孤烟一直很疑惑,这俩一言不合就开战的疯子,到底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以及更重要的是,为什么所有人都认为他和一叶之秋是一对?虽说荣耀世界从来不在意性别,但是……

……好吧,他就是喜欢一叶之秋了又怎么的吧?尼玛这和秋木苏又有个屁的关系?!你们主人骂狗男男上瘾了关他们什么事?!!一群人闲的蛋疼不去刷本PK找揍啊?!!!


……



“好了。”刚KO掉风城烟雨的沐雨橙风心情超好,决定当一回红娘。“说吧,怎么回事?”

“别告诉我你是在担心他啊,一叶之秋可没那么脆。”

“吵架了?”


“不是,你们怎么都以为我们是一对?”大漠孤烟先发表了迷惑,然后声音就低下去,“我明明还没追到。”

“所以说你活该啊,”沐雨橙风恨铁不成钢,“不是叫你在他易主的时候去安慰他?尼玛那么关键的时候玩消失?你知道易主有多痛吗?!!……再怎么不成干脆邀战也行啊!男人嘛,打一架就好了啊。”

“说得好像你很懂一样。”

“废话,不然你以为我怎么追到的风城烟雨?”沐雨橙风很有些得意。

……不是很懂你们人妖谢谢!

大漠孤烟突然觉得自己上赶着接狗粮的行为实在犯贱。









“真的很痛吗?”他想起了一个问题。

“废话。”沐雨橙风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想活下来,肯定要付出代价。”

“活下来?”

“嗯,易主嘛。”她顿了顿,“其实也就那一瞬间的事,熬过就好了。”

“我不知道。”

“你有什么是知道的?”沐雨橙风有些好笑,“你知道索克萨尔死过一次?”





“不知道。”他抬头看天,千波湖从来没有云遮住的天,“我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然后转头看沐雨橙风,很认真地问,“你当时,是,怎样的?”

拳法家长着一张很凶的脸,说什么都像是威胁。但他话里不含敌意。



“仿佛吃了一百记火之鸟。”沐雨橙风很少谈及那段经历,但并不忌讳,甚至笑出声来,“不对,当时可没想到这个形容,这都75级了。”

“管他多难熬,过了就是过了。”

“实话说,当时要不是想着风城烟雨,我可能真的受不了。”话锋一转,沐雨橙风颇有深意道,“不然,真的就只能像后来的索克萨尔一样被抹杀掉了。”

“是么?”




那,他当时怎么过的?


……



“沐雨橙风。”补完状态的风城烟雨赶回千波湖,叫恋人的音调有一丝波动,“下手太狠了。”

“活该,叫你再给我加戏,”沐雨橙风笑起来,“你个戏精。”

“还有,以后不许提我兄长。”



……


大漠孤烟去了轮回。

他想起沐雨橙风临走前说的话,“我后来闲的慌的时候,听说,易主后活下来的,都是有恋人的。”

肯定不是亲人,他想,否则索克萨尔不可能死。





管他呢。

就算那小子,只是为了斗神的骄傲。

他也要试一试,总好过连机会都没有。

“一叶之秋!”





后记  :    猫在树上等着偷袭拾荒的索克萨尔,打了个喷嚏,前功尽弃。

“妈的!又是哪个丧门星在咒老子死?!!!”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