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末

本人报社

【全职】荣耀世界 交际

活得通透可能不是什么好事。



与一直懵懵懂懂像张白纸甚至完全不知道怎么阴人的大漠孤烟不同,一叶之秋摸爬滚打多年,活得比谁都通透。拥有着一双被秋木苏戏称为女人第六感的金睛火眼,也间接导致了他对荣耀世界的某些秘辛了解得比专职的消息贩子还全面。这算好事也算坏事,好在当年穷的时候真的靠卖消息赚过几枚金币,坏在现在看人一眼看透没一个好东西。




不过这些识人能力大概确实是后天锻炼出来的。在这点上,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就是俩完全相反的例子。




私下里账号卡习惯把大漠孤烟称作技战狂魔,在荣耀世界的赫赫威名都是在竞技场打出来的,出了名的性子刚直下手狠绝不死不休。基本上只做完了除了奖励技能点的基本任务之后,就赖在竞技场没挪过窝。因为荣耀世界有支持账号卡切磋的法则,胜了几千场之后自有任选的装备奖励,大漠孤烟花了五天就直接在竞技场挑好了一身橙字装备,于此同时名声在外。




竞技场里有双人甚至多人的PK,可惜没一个能让大漠孤烟看得上眼的搭档,他就一直一个人厮杀。单人赛的时候有小心眼也没处使,毕竟一张空空荡荡的擂台地图实在没什么可用的地利,对面双眼一直盯着小动作从来逃不过,加上大漠孤烟狂剑似的不惜以血换血的凶猛打法,久而久之与大漠孤烟对战的账号卡也懒得使什么心眼子,反正都是要输不如输得痛快点。




慢慢的大漠孤烟就连系统自带的分析芯片都闲置了,或者说是完全投入到技战方面技能的搭配使用上去了,对人心完全没有什么了解整天只想着怎么才能打得更利索怎么才能打得更痛快,一区开区就存在的老卡比新注册的还单纯。输了爆出的拳套说不要就不要。



当然这种单纯在一叶之秋眼里就是蠢到没边的表现,在那之后偶尔碰上大漠孤烟邀战就没客气过。



一叶之秋自出现在荣耀世界就没富裕过。要么每天拼死拼活地抢野图打材料,要么带一群连技能都数不清的猪队友下本刷记录。形形色色什么人都见过。




他技战水平出乎意料地高人一等,平素抢野图也时常和高手打交道,高手该有的傲气以及其他一些怪毛病都有。很明显的一个特点就是毒舌,秋木苏是一个不会骂人的主,他最初骂人的时候都不带脏字,平白添一股子书卷气。后来遇上索克萨尔,什么脏话脏活都学会了。
为此还被秋木苏教训了一通。



一叶之秋在竞技场也挺有名,与大漠孤烟区别在于他副本野图从没漏下过。最开始只是好奇玩了几场,后来清楚了大多数人的真实水平后就没打算再虐菜,反正对他来说什么竞技场百战百胜的名声根本不值一提。最后再入竞技场完全是因为想要一橙武副本老是刷不出来,秋木苏和他提了一句竞技场他就迅速把节操卷吧卷吧扔地上之后丝毫没有一丁点儿不好意思地赶到竞技场开了房,在那之前还不忘给了秋木苏一记龙牙换了个无属性炫纹加快速度,把秋木苏破口骂出的一句妈蛋远远地扔在后面。


与大漠孤烟这种完全在竞技场打出的好名声不同,一叶之秋在抢野图上妥妥的一个万人嫌,向来都是把围观群众利用了个遍把野图打到还剩一丝血的时候迅速把BOSS溜走,因为有秋木苏穿得一身蓝绿潜伏在人群里放冷枪而特别顺利,久而久之想杀他的越来越多,他就干脆躲进竞技场继续虐菜。



实际上一切都是秋木苏的锅,自从他迷恋上那个无良官方推出的骗钱骗材料的装备编辑器后家里就一贫如洗,一叶之秋一边嫌弃一边各种掉节操地收集材料,拼了命一样地升级然后把换下的橙武故作嫌弃地扔给他,直到有一天秋木苏推给他一个礼品盒说是给他的生日礼物,他还想着他和秋木苏明明一天生日礼物送来送去有什么意思,结果打开就看到了却邪。




直到现在他也说不清自己当时是什么感受,也没人问过。秋木苏平时看上去一副吊儿郎当没脸没皮样子,其实脸皮特薄一夸就脸红,对他好得理所当然以致他自己都没怎么注意。直到后来在千波湖打怪的时候消失,从下往上一点点地变成数据飘散开来,单纯旁观确实有种凄厉的美感,放他身上他只觉得天塌地陷,一时间没注意被怪挠出一脸血,还是秋木苏抬起还未消失的左手给他清了最后一次怪,他还趴在地上伤痕累累以一个奇怪的姿势把头抬起来愣愣地望着前方,发动技能的秋木苏消失的速度突然加快,他只看到秋木苏的嘴一张一合似乎连话也没说完,可是耳朵嗡嗡作响什么都听不到。




那时离得远的玩家看他一个人顶着半血埋在怪物堆里一动不动,吃了熊心豹子胆一般地小心围过去,“不小心”扔了个技能过去他也不躲,血条跟坐电梯似的稳步下去,围过来的人越发的多了。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大漠孤烟一个群伤技能过来把一群人打得落花流水,看到怪的仇恨还在他身上。



那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和大漠孤烟一起对敌,或者说是被大漠孤烟保护。他以前和秋木苏一起混迹野图的时候没少坑过大漠孤烟,可就是那个在他眼里只有单挑凶猛实则蠢到没边的大漠孤烟,在这种时候帮了他。




大漠孤烟的实战经验不怎么丰富,更习惯单打独斗的他在群战时几乎讨不到好,也没保护过人,本就只剩残血的一叶之秋没几下就死了,甚至大漠孤烟给他灌的红药都没来的及咽下去。死的时候却邪爆了出去。



灵魂状态的一叶之秋听着旁人狂热的声音突然醒了过来,双眼血红地死死盯住却邪,可他什么也做不了。



等待复活的时间前所未有的漫长,一叶之秋双眼几乎急出血来。




他出复活点的时候大漠孤烟就迎了上来,衣服残破鼻青脸肿,顶着一点可怜的血量。献宝似的把却邪拿了出来,交易。然后才松了一口气似地补血换装备。一叶之秋隔了很久才挤出一句谢谢,像是耗尽了浑身的力气。



他不知道一向活得光明磊落对挑战来者不拒的大漠孤烟,第一次和人打架的时候没有正面迎敌,狼狈地跳进水里被水里的小怪咬得鲜血淋漓,一味地躲闪只求活着回到城里,积攒了很久准备打野图才用的疗伤圣药消耗一空,只为了保住他的却邪。




其实大漠孤烟像个丧家之犬被人追得到处躲窜的事传的很广,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荣耀世界的笑话。可是自那天之后一叶之秋都缩在家里没出门,下副本抢野图对他来说再也没了任何意义,反正会吃材料的讨厌鬼再也不会出现了。



而等到气冲云水把他挖出来的时候,世界上已经在讨论联盟赛了。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