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末

本人报社

【全职】荣耀世界 人情



“你说什么?”一叶之秋故作冷静地抬头问他,看上去面色平静似乎没有任何想法,可眼里分明写着再开口就杀了你。适时阳光撒下来,在他暗红色的耳钉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大漠孤烟认得做那耳钉的材料,轮回特产的暗光石,除了不会反射阳光外没有任何作用,不加攻不加防,是轮回的身份标记,据说是因为那特质特别符合轮回的名字。

换做以前一叶之秋绝不会在身上放类似的没用的饰品,按他的话说是就算只有几克也会积少成多影响速度,当年在嘉王朝的时候也从未佩戴过戒指,顶多是在耳垂那儿纹了一片小小的枫叶,现在被暗光石挡得严严实实。

然后他才意识到,他曾经熟悉过的一叶之秋,早已变得面目全非。

可他想还是再拼一把,毕竟一叶之秋还没有忘了他。只是出口的语调也不受控制地低了下来,“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

他没有喜欢过人也没有告白过,性格成形前几乎都待在竞技场,没有人会在竞技场告白他也没空听,什么好听的话都不会说。事实上沐雨橙风和他谈完之后他就直接来了轮回,也没来得及在世界上问问该怎么办,沐雨橙风说只要带着一颗真心他就乖乖听了没想其他,在他看来既然沐雨橙风能把风城烟雨搞到手那么听她的总不会错到哪里去,他没想过当年告白的其实是风城烟雨的可能,以及一叶之秋注定不可能是风城烟雨的问题。

他想过很多回答,有肯定也有拒绝,说实话他没有抱太大需要也没想过一叶之秋会突然抽风答应。他只是想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沐雨橙风说的只有挑明了才可能有机会。一路上他也想过很多的拒绝方式,或直白或含蓄,可他怎么也猜不到一叶之秋能做得这么绝。

“当年那件事确实是我欠你一个人情,怎么用是你的事。”

表面上听起来顾左右而言他,偏偏他现在的确能听懂。一叶之秋是真的狠,没有直接拒绝却比拒绝更狠。他完全不谈感情也丝毫不给任何机会,对他来说自己藏了好几年快要溢出来的喜欢和他从来不带的嘉王朝的戒指没有任何区别,他根本不会理会它的存在甚至连一眼都懒得施舍。

呵,人情?好大的人情。

他自然知道这个所谓的天大的人情是怎么回事,当年秋木苏出事的时候他替他捡回了却邪,之后再见面的时候就允了他这个人情,几乎没有任何限定的诺言,只要他有可能做到的,只要无关却邪就算让他比赛放水他都不会说半个不字。

大漠孤烟从来不是什么多愁善感的小姑娘也从来对那些被人甩了就一脸生无可恋的痴男怨女不屑一顾,可他今天真的恨不得能把心给剖出来,给一叶之秋看看也好扔了也罢,反正怎么都好过现在这样求而不得。他做事向来利落,唯独拿这份拖拖拉拉了好几年不知道何时开始发酵的感情无可奈何,尽管自己也觉得这样实在不像拳皇果决的作风。

“那我就用这个人情。”

说话前他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好让之后的音调不要发抖,堂堂拳皇,连声音都控制不住实在太失颜面。

太难看了,他想。

他知道自己的任何动作都瞒不过一叶之秋也没想瞒,但他还是注意控制了一下,至少不要把那种过分可怜的模样放到明面上,他知道一叶之秋讨厌些什么,甚至是一叶之秋自己都注意不到的习惯,那些年作为对手的了解,比什么都要清楚。他很明白这种挟恩图报的做法会让一叶之秋有多么反感,连他自己也觉得自己下作得无可救药,可是毕竟最后的机会,即使是稻草也让人无法拒绝。

“一年。”

他在那份祈求上又自觉地加了个期限。





“可以。”一叶之秋答应得干脆。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