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末

本人报社

【全职】荣耀世界 跋扈

一叶之秋自认为不是什么大度的人,否则也不会次次遇上大漠孤烟邀战都会想方设法从他手上敲东西。当然,有时候是真的心情不好,也有的的就是看他不爽。鸡毛蒜皮的事,他也从来没准备忍过,更何况是挑衅。



大部分情况下,与一叶之秋结过梁子的都是倒霉的一方,除了像大漠孤烟那种没事找揍的怪胎,基本上都会尽可能地避着他。一叶之秋的名声窜得很快,也不乏这方面的原因。



在这样的情况下,能恶心到他的人实在不多,没节操的索克萨尔大概算一个?



还好,不爽索克萨尔可以直接开仇杀,就算索克萨尔无耻到打群架他也可以先宰了这只黑乌鸦再全身而退,最多再拉上秋木苏就是了。



秋木苏,算是一叶之秋在荣耀世界最可靠的靠山了,虽然那小子不一定……一定不会打得过他!


或许是雏鸟情节,一叶之秋遇上解决不了的事总会找上秋木苏,不论对方是否能解决。长此以往,连一叶之秋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曾在新手村的时候,等着那团蓝色的数据成形的时候,对他说过,


“嘿!小子,以后你一叶哥哥罩你。”


后来他没能实现承诺,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最明亮的少年重新变成一团……再也不会成形的数据。


那之后他很是消沉了一段时间,直到赛事开始,被气冲云水从破房子里拖出来。



数月不曾碰过的却邪仿佛生了灵智,该有的隐藏效果一个没落下,手竟然也没生,一套技能接的行云流水,丝毫不见生疏。暴戾的战法浑身煞气,遇神杀神,遇佛斩佛。直到最后把扫地焚香一矛钉在擂台场上,才有人想起,那是,一叶之秋。


荣耀世界更新换代的周期比预想的更短,失踪了几个月的一叶之秋,基本是被默认死亡了。


对战神的狂热崇拜过了一潮又一潮,才有记忆力好的人想起,一叶之秋,脾气似乎不是特别好。


不慎结过梁子的,不幸被看不顺眼过的,都很有眼色地偷偷溜走了。


后来的情况证明,他们真的是很有眼色了。

奖杯终于亮相,准备颁奖的时候,一叶之秋突然疯狂地释放技能。战斗法师的技能能达到AOE的不多,但中招的人着实不少,因为在一叶之秋能达到的攻击范围之内,为了庆祝而聚集的人确是不少,被“英雄”突然攻击导致的一瞬的恍惚接着下意识的反击,又拉上一群倒霉鬼。到最后,居然发展成了一场混战。



混乱中,一叶之秋收了却邪,掏出一把精致的银字小枪,使用飞枪到了一处制高点,咬开瓶塞灌下一支回血剂,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引起的混战,配合着罪恶之城的闪电,倒真像,秋木苏曾提过的,战争。

而钟塔上,一身血袍面无表情的少年,宛如复仇的厉鬼

……不对,是,将军。




少年没有给自己的行为做出任何解释,直到混战结束,嘉王朝来迎他们的新王,少年歪头,勾起一边的唇角,说,

说,“记住,离我远点。”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