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末

本人报社

【渣反/柳九】风景

他大概不知道,他的那一剑,曾经惊艳了一个少年。


柳清歌上苍穹山不过是个意外。在那之前,他甚至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凡人一般都不怎么敢讲仙长的是非,再长舌的妇人也不敢。

那时他家里就只剩下他和妹妹了,家里剩的银两不够他去学堂,年纪小也做不得什么赚钱的营生,两个人就在家里做些吃食,他自己带去那个能看到家门的最远的地方卖。得不了几个钱,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他也没什么怨言,主要是好照看妹妹,怎么清苦都过得下去。

可是他最宝贝的妹妹还是被拐走了。

下手的是一个穿月白色衣服的年轻女人,那衣裳料子很好,就是穿上显得很不“正经”,他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反正左邻右舍都这么说。那女人做事也很不正经。

那女人自称是苍穹山上的仙长,看上小烟的根骨,想收回家做徒弟。

屁!鬼才信你!柳清歌没忍住,抽起扁担就打了上去。

最后他选择跟着去了。没办法,小烟一哭他就没辙了。柳清歌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胳膊,打不过。





柳清歌的根骨不怎么好,上了山没一个看上他的,可他又是仙姝峰峰主的爱徒带回来的,再怎么拖油瓶,也得收下,苍穹山上没一个敢惹那个护短的老女人。谁都不想要,最后由掌门做主扔给了迟到的百战峰主。

柳清歌还没来得及说告辞,就被领到了百战峰。

见天地绕着峰脚跑,劈柴担水,师父说是锻体。过了很久,师父扔过来一把木剑。又过了很久,他才看到苍穹山的心法,大约是师父当年罚抄的产物,字写得贼丑。



拿到乘鸾的第一天,他就偷偷跑下了山。悄悄跟在据说是去行侠仗义的大师兄后面。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沈清秋。

小小少年长得很瘦,而且不高,穿得灰扑扑的,上面还有很多血,师父曾经教过的,即使覆着尘土他也能闻出血腥味来。

那恶贼已经准备出手了,可是大师兄好像也吓到了,连剑都握不稳。柳清歌突然想到,几年前师兄好像出过一次事,该不会又出问题了吧?

他刚要拔剑,就看到之前那站在恶贼身后的少年一剑将那恶贼捅了个对穿,出手狠绝冷厉,不留余地。柳清歌看不到少年的神情,但他知道少年的手很稳,他比大师兄还要镇定,也比自己要果断得多。天生该使剑的人,师父见到一定很高兴!

不过在这之前,他得先去杀个魔头给乘鸾开刃。

等他好不容易办完事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找不到小少年的踪迹了,师父教的寻踪术一点也不靠谱!




等再见面就是在苍穹山的门派大比上。

清净峰峰主座下首徒沈清秋。

见礼的时候他没有叫沈师兄。他很肯定对方就是几月前曾经见过的天才少年,只不明白怎么就成了自家师兄了,一时反应不及,竟直接叫了沈清秋。这是很不礼貌的,果然,对面的少年直接就沉了脸,“柳师弟,秦师叔不曾教过你礼数吗?”

他没有轻视少年的意思,但,他发现自己是不愿叫沈清秋师兄的,好像,无端显得生分了一样。他踟蹰了很久,想说我以前见过你你出剑的样子特别凌厉,又想说,你怎么不来百战峰师父不在我一个人好无聊,他想了很多,最后还是没想说一声抱歉,干巴巴道:“出剑吧。”

前期他胡思乱想反应不及,后来又想着自己刚刚无礼了该让沈清秋打打出气,特意拖了三炷香的功夫,才将自己好不容易想出的招数耍给沈清秋看,他想着自己舞剑给他看,刚创的剑招,师父都没见过,先给沈清秋看,打完之后认认真真地说了承让,还特意夸沈清秋打得不错,这样就该消气了吧?师父都最吃这套了。

沈清秋的脸色很难看。







柳清歌回了百战峰后练剑练得更勤了,也是,那种随随便便想出的剑招的确不怎么样,沈清秋那么一个天才的人,肯定看不上!

沈清秋沈清秋沈清秋沈清秋沈清秋沈清秋沈清秋沈清秋沈清秋沈清秋沈清秋沈清秋沈清秋沈清秋

柳清歌第十四次做那种奇怪的梦之后终于认识到了不对。

之所以到第十四次才意识到不对,是因为第十四次睁眼的时候看到了柳溟烟,满室遮不住的麝香味儿和身下黏腻的感觉都让他手足无措。

柳溟烟白色面纱下的鼻子动了动,睁大了眼睛看他,“呀,哥哥终于成人了吗?”

再过来的时候就带了一匣子的书。

柳溟烟第二天来的时候看到了他眼下的乌青和闪烁的眼神,意味深长地说了句,要节制。

然后又搬了几箱子书过来。






百战峰上只有柳清歌师徒二人,师父行踪不定,柳清歌也不好出山去做任务,就再没见到过几次沈清秋。


峰主继任大典上,柳清歌终于找到机会和沈清秋说话了,很认真地抱拳说了句,“恭喜,沈峰主。”

沈清秋的脸色看不出来好坏,但他直觉沈清秋心情不好,大约是想他师父了。


柳清歌继任后收了很多人。




沈清秋一直没有从师父去世的阴影里走出来。不过没关系,他可以陪他拌嘴,如果这样沈清秋能好受些的话。反正真的到危急时候沈清秋从来不会袖手旁观的。沈清秋一直都这么嘴硬心软,以为他注意不到,每次都犟嘴。

不过对比一下尚师兄的待遇,柳清歌想,沈清秋是不是,可能,也有那么一丁点,不讨厌自己呢?



柳清歌在花楼里把沈清秋拎出来的时候心都冷了。他第一次生气,反应过来的时候差点杀了沈清秋。

是时候该闭关了,柳清歌想。

等出关了,就再不和他拌嘴,不和他抢徒弟,也绝对不能再向他挥剑了……




评论(3)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