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末

本人报社

【魔道/羡澄】遇鬼



金凌是个不省心的,任他做再多的准备,也抵不过那小子见鬼的运气。从大梵山到不净世到义城到乱葬岗再到观音庙,桩桩件件,都说不清到底是他倒霉还是招邪了,更糟心的是还次次都遇上那个该死的魏无羡,承了一次又一次的情,最后连恨都不能够说得理直气壮无愧于心。金凌分明是他江晚吟的,连着血缘的亲外甥,为他筹谋护他周全全该是他江晚吟做的事,哪里就轮得到他魏无羡来管东管西,由得他施恩?!他魏无羡算个什么东西!真当顺手帮个忙那穷奇道和不夜天的账就能一笔勾销了?想得倒美!





可剖丹的情他却不能不承,不是为他魏无羡有多舍己为人连修为都能说扔就扔的英雄病,只是为了那之后能有能力给莲花坞和死去的江家门生一个交代的依仗。他江晚吟自认不是什么高尚无私顾及他人的人,不过是个担着维护莲花坞和金凌的责任而苟活于世的行尸走肉,更比不得蓝家人那股子为民尽心的仁义,不过是个拿了好处便不得不嘴软手软乖乖低头受教的俗人罢了。




所以他低了头,最后与那人便再也无话可说。




可笑他记了半辈子守了半辈子的承诺,不过是那人随口说的一句戏言。



那之后江澄再不想见那个人,也没那个心力打起精神去应付那对时时刻刻腻在一起恨不得昭告天下的“神仙眷侣”,所幸那二人还算识趣,如非必要也不往他眼前凑。














莲花坞今秋的收成倒还不错,支了一部分给门生添些法器衣物之外还剩下不少,江澄便想着去眉山购些药材,有备无患,正巧金凌上次说近日要去西山夜猎,倒正好顺路看看他。想到这里,他确是连从云梦去眉山要怎么才能顺路到路过西山并且能恰好在不经意间遇见金凌的路线都规划好了。甚至连此行怎样才能不带门生以及莲花坞近日的事都已安排得妥妥当当了。



去演武场晃了一圈顺手指点了一下新收的门生们的乱七八糟的江氏剑法后,江澄便径直御剑去了西山。







金凌还真是招灾体质。连食梦煞这种只在志怪小说里才有的东西都能被他碰上,比那人的风邪盘都管用。不过要不是年少时被那人撺掇着看了些杂七杂八的闲书,想来这东西自己也无法认得出来,呵,还真得谢谢他。


金凌在修炼上向来用功,认不出倒也还算正常。这食梦煞与食魂煞一字之差,凶险程度却不可以同日而语,金凌将它作食魂煞处置,受挫当然不可避免。只是这小子实在好强了些,三番四次出手都解决不了自然也该知道这玩意儿不好对付,耗了这许多功夫,灵气几乎消耗殆尽,也不知道求援!对付不了便死磕,也不知是学的谁!



“舅舅?”金凌正要一剑刺向那食梦煞,忽见林叶间一道紫光闪过,恍了恍神岁华竟刺了个空,好在江澄的紫电接得及时,让他好生喘了口气。好容易才凭着记忆中食梦煞的那些个不同寻常的习惯猜中的弱点解决了这凶物,江澄就忍不住教训道:“什么邪祟也值得你拿命去拼?打不过也逃不过么!若不是我恰好路过,你就得折在这里!倒是正好看看有没有人会给你烧纸钱!叫你过来你就一人独行?看你再这样仗义下去能不能管得住金麟台!你真以为那些老狐狸当面惧我就不会背后做手脚?!再这样下去你迟早有一日得栽在他们手里,与其随便把命送给邪祟,倒不如让我一鞭子抽死你来得干净!”


江澄越说越气,手上紫电噼啪作响,似乎下一刻就要抽上去。可顾及金凌刚刚耗尽灵气还没来得及补充的身子,又只能攥紧了紫电防止脱手。又教训了几句,实在是气不过,随手将紫电往旁边抽去,正巧抽在树后的异物身上,江澄刚一察觉有异,便迅速拧了拧腕让紫电缚紧了异物拖了出来。行动一气呵成顺利得紧,也不枉他浪费那么多口舌了。






那异物自称花妖,便是它引来了食梦煞险些让金凌做了替死鬼。“刚到,此界,被埋伏。受伤,得,小公子,相救。有帮忙,公子,不来,也,无事。能,自己,解决。欠公子,人情,可以,许愿,帮忙。”


这会儿金凌有大人护着这所谓的花妖自然花言巧语,若他不来还指不定会出什么事呢。金凌心软他江晚吟可不心软,一个人情顶什么用?有人欠着一堆人情的都能翻脸无情,指望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不如直接杀掉来得干净!


那花妖大约是看出什么来了,竟是直接用邪异法门认了他为主,他又不知这东西的解除方法,这下是杀不了了。












“属下,可以,招魂。”

江澄刚一醒来,那花妖就急不可耐地往他床前凑,急着表忠心,生怕江澄又把它塞进锁灵囊里一年半载不放出来,倒豆子似的把自己的能力交代出来。


“会招魂的多了去了,随便抓个姑苏蓝氏的子弟都能做到。”江澄不感兴趣。要不是确定那契约对自己无害,他也不会放这花妖出来,但也不敢用他,毕竟这一年他翻遍了古籍也找不到有关花妖的半分记载,玄门百家也都不曾传出过半分消息,对无知的东西,江澄向来谨慎。



“属下,可以,回溯,时光。将人,送到,过去,改变,过去。”


“是么?不感兴趣。别说是否有违天道,就算你能将我送到过去,过去的江澄也不是我江晚吟,改变的也不是我江晚吟的过去,就算是我的过去,改变了过去的江澄,也不会是我江晚吟如今的模样,那我江晚吟,何去何从?”江澄嘴上说着不感兴趣,心里却在第一时间设想了成功的一系列反应,明知不可能,也不愿去想,却还是忍不住。



“算你通过考验了,不愧是七窍玲珑心,我往常问上一千个人,也遇不到一个舍得拒绝的人。江宗主可真厉害。”



“考验么?”江澄反而沉下脸来,“可曾问过江某是否愿意接受你的考验?”



“江宗主不必生气那个问题只是个问题而已怎么回都是能过的我之前在山上与江宗主签的就是替江宗主达成所愿的协议”花妖一气说完后发现自己差点喘不过气,还好江澄的紫电已经放了下来,它才又接着道,“此协议对江宗主没有任何损害,我最多不过是收些愿力做回报,此次是我为答谢小公子救命之恩自愿为之,只单方面牵扯到我而已,对江宗主没有任何损害。”




“何为七窍玲珑心?何为愿力?”江澄好奇。



“愿力大约是人产生强烈愿望或感激时共生的能量团,对我家主人的恢复有用,至于七窍玲珑心,只是一种特殊称呼。”花妖抬眼偷偷瞧了瞧江澄神色,看不出异样,又小心翼翼道,“江宗主的心思我已经通过梦境看出来了,近日便可为故人聚魂,只是不能直接召回此处。”









一番谈话后,江澄也没有再难为那花妖,虽不知它所说是真是假,但江澄直觉它做完一些事后便会离开却是真的,而且它也不需江澄提供任何物品,就是什么都不做,只要最后乖觉的干干净净地滚蛋,江澄便不会再计较了。至于那花妖说的事,管他是真是假?



花妖消失那日,江澄的确感受到一丝异样,不过只一闪而过,他便又低头查起了账。是以,他对天象的突变一无所知。






























花妖:上一个不信我的人,现在坟头草丈……不对,现在坟头的果树都结了几茬了!!!我超凶!!!

花妖:七窍玲珑心是什么?说了怕不是得被抽死?反正上一个是国破家亡,修为尽散,父母自裁,下属离心,同僚羞辱,百剑穿心……怎一个惨字了得。


花妖是花花养的小白花,成了精后先是被花花以我要谈恋爱别碍眼的理由赶出去历练,再是为了让消失的花花重新凝形而特地出门借助仙器穿梭时空收集信仰。设定高大上极了!

评论(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