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末

本人报社

【渣反/柳九】鬼祟




网内的算不得什么脏东西,柳清歌能听到那东西滋滋作响,却没有曾经见过的,旁人用这东西网住妖魔时惯常冒出的黑烟。



也不算多冤枉。



就在刚才,他又多出一份记忆来。竟是他和沈清秋在中秋时一同赏月吃月饼的旧事。且不说他辟谷多年不食外物,就说沈清秋与他,在山下还好,自上了苍穹山,莫说像那份记忆里一样和谐共处,只好生说几句客套场面话,都是难有的。



简直荒谬。



只是,若为真,他也不讨厌罢了。



柳清歌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也记得分出几分精力去看那网中的猎物。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东西,有几分莫名的熟悉感。



声响全都停下了,再无异动。网中的东西渐渐停止挣扎,柳清歌将那东西的面容看得清楚。



是沈清秋。



不该是他的。若是沈清秋,不可能会受到那缚仙网攻击的。


柳清歌记得清楚,大师兄从前也给过他这张缚仙网,只因为据说这网中,是有器灵能做些防护的。彼时大师兄还未坐上这掌门之位,对他还有诸多偏袒,那一回是他与沈清秋,尚师兄一同下山除妖,大师兄有事耽搁,便给了他这张缚仙网,嘱咐他藏在背后的腰带内侧,说是能识别恶意,能替他挡住些来自后背的偷袭。



那是第一次,他被同门,捅了个鲜血淋漓。他还记得自己回头看到的,沈清秋平静得可怖,一丝愧疚也无。哪怕是现在偶尔想起,都让他感到骨子里透出冷气来,将人冻得严严实实。



缚仙网挡不住沈清秋,他是知道的。








可这人,却又实实在在是沈清秋。不只是脸,给他的感觉也是相同的。只他被网住那一瞬,及等待的时间里,这人的气息是不同的。



柳清歌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你刚刚,是被附身了?”



怎么可能?这可是沈清秋啊。



沈清秋少见的没有几分恼怒,语气平静,“方才想事情入迷了些,不甚着了道。解开。”



“撒谎!”



“是又如何?”沈清秋连眼睑也懒得抬一下,维持着原本的动作一动不动,似是有恃无恐。



柳清歌却没有如往常般非要辩出个好歹来,只稍稍停了一瞬,就直直地向沈清秋走了过去。这分果断,倒让沈清秋觉出几分意外。



柳清歌从不试图去猜沈清秋的想法,那就是个疯子,没人能看得透。这会儿也就懒得去在意沈清秋奇奇怪怪的表情,左右他是确定了,这人确实是沈清秋无疑了。虽然他至今也不清楚,从相遇到现在,他给予沈清秋百分信任的原因。



这人分明,是个臧害同门,心狠手辣的主。



可剑修行事,向来毫无顾忌,随心而为。



所以他就顺便替沈清秋查了下身体状况。


不曾想沈清秋的身体竟亏空得厉害,只怕初见时他除那几只小鬼,就耗尽了他身上所剩不多的灵力了吧?




柳清歌之前还疑惑过,沈清秋分明比寻常剑修还要好勇斗狠些,当初怎么会停了手转而把剑还了他?以沈清秋的作风,好容易抓住自己的把柄,分明是该等着自己灵力耗尽,对着他说几分让人不齿的软话,再欠下他一堆天才地宝,才肯善心大发地把乘鸾扔回给自己的。



他只以为沈清秋嫌累嫌麻烦,不想竟糟糕到这般地步。



柳清歌收了缚仙网,探查过身体状况后,便如先前所言,将人背了起来。他身体实在虚弱,也不反抗,否则还得费几番功夫。



不过沈清秋一直都挺注重大局,出去之前,绝不会因为这些小事轻易翻脸。至于出去之后,嗯,反正他也打不过我。柳清歌颇有些自负地想。



“抓紧些,”柳清歌提醒他,“我可不想绑你。”



如此,又相安无事了一段时间。似乎连小鬼也出现得不那么频繁了。





随着二人的前进,沈清秋的身体不知为何也越来越糟。



沈清秋的身体已经虚弱到难以自如活动的时候,柳清歌停了向前的步子。在难以自如吸收灵气之后,沈清秋维持现状所需的灵力,都是由柳清歌提供的。柳清歌先吸收这外界驳杂的灵气,在自己体内梳理一番,才敢输送到沈清秋体内去。




可现下哪怕不在前进,也没了小鬼作祟,那几分灵气也不够用了。




沈清秋开始昏睡。



柳清歌依旧日日用灵力替他梳理经脉。



又不知过了多久,柳清歌已熬得眼睛通红,一身狼狈,沈清秋突然醒了过来。



绝不是回光返照,柳清歌告诉自己,这有气无力的样子,是该好转了才对的。



沈清秋就用着那虚弱无力的身子,有气无力地问他话,“不是叫你走了吗?”



若不理他,柳清歌现下就该能回去了。鬼祟除尽,只需再进一步,到了那里,就能离开了。可柳清歌偏偏却为他生生停在了这里,像是忘了这些年两人的仇怨似的。



柳清歌这混账玩意儿!学谁不好?非得学岳清源!什么该救什么不该救总是分不清楚,总有一日,总有一日得把命赔上!倒不如,让他一剑杀了来得干净。若不是他现下提不起剑,他是一定要再杀这蠢货一次的!



“还不滚?等我做什么?”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