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末

本人报社

【渣反/柳九】 同行

沿途的小鬼极易对付,柳清歌只需松松地挽个剑花,引一丝灵力,就能劈得它们魂飞魄散。虽然记得师父曾经教导过,任何时候都不得小觑对手。可在当下,这时不时蹦出的小鬼却实在没办法让他提起丝毫兴趣,不仅修为低得像是堪堪筑基般,连那杀气都时有时无,只这勤勤恳恳百折不挠的偷袭姿势摆得够足,却又实在是,不堪一击。柳清歌一路走来,手握乘鸾不得好生施展,几乎都要抑制不住回身同沈清秋过几招的冲动了。


毕竟“不和”了这么多年,数月没交手只觉得浑身不舒坦。虽说现下还有小鬼环伺,毕竟实力低微又数目寥寥,想来就算他们“内斗”一会儿,也不会叫这些个东西捡了便宜?便是挨上几下,也不至于伤筋动骨。左右不过是手痒切磋,比起当年外出除妖时沈清秋时不时的挡路下黑手,至少他还挑了个合适些的场合?



想想还是罢了。在这么个陌生的地方,还是老实些的好。



到底还是手痒。柳清歌蹙眉,手上的力道也不自觉地加了几分。



劈落的碎石溅在地上,扬起一堆尘土,经风一吹便飘到了沈清秋面前。



前方有柳清歌开路,小鬼清得干干净净,沈清秋只将修雅悬回腰间,摇着新到手的折扇在后边大爷似的慢悠悠地晃。尘土飘来的时候,他正想事情想得入神,猝不及防被尘土呛了个结实,咳嗽了好一会儿。柳清歌颇有些心虚地回过头看了一眼,恰好见到他捂了嘴咳嗽,咳得眼角都被浸出的眼泪晕得微红。

……这身子弱得,跟个凡人似的。

还是溟烟话本上那些个养尊处优的闺阁小姐。


也不知多久没好生练过剑了。


柳清歌边清小鬼边胡思乱想。







等咳嗽声停了,柳清歌才听到沈清秋不咸不淡地说了句,“省些力气,不要妄动。”



柳清歌听不出话里的情绪,不过大致是没有生气的意思,便放下心来。天知道若放在从前,不论是在穹顶峰还是山门前,就这么点鸡毛蒜皮的事,都能让他以不敬师兄不守规矩恶意挑衅等等理由拔剑就打,不拘时间不拘地点甚至也不拘场合,偏生打不过还会找大师兄告状!也不知大师兄是使了什么术法,每次都能被抓到。



不过这里没有大师兄撑腰,沈清秋大约还是要夹紧尾巴的。




想过一会儿,又有些不屑。不过区区数十里路,虽说御不了剑,修仙之人体质却比常人要好上许多,只这一小段路便嫌耗费力气,也实在太娇贵了些。果真是这些年养尊处优惯了,连身体都惯坏了,哪里还有当年半分风采?





“累了?”柳清歌回头直直地盯住他,“可要我背你?”



出乎意料的,沈清秋竟没有半分不适,只收了折扇,弯了弯嘴角笑得清浅,“那便烦劳师弟了。”


君子温雅端方,柳清歌回头蹲下,发丝间,耳根煞得通红。


沈清秋,这是,又吃错药了吧。



在苍穹山中“不和”多年,一言不合就拔剑相向。做了这许多年的对头,柳清歌总是比其他峰的峰主们要熟悉沈清秋的。就仿佛眼下沈清秋这很不沈清秋的举动,在苍穹山,他其实是见过几次的。





是中秋的时候,沈清秋会偷偷做了月饼吃,只拿一个吃,剩下的都烧掉。起初是他突然想起还有这么个节日,想着不知欠了溟烟多少个月饼,才大半夜地往仙姝峰赶。却是被溟烟嫌弃扰了她们姐妹的聚会,好说歹说地劝了出去。回去的路上见人影掠过,一路追到安定峰,便看到沈清秋偷偷溜进了厨房做起了月饼。


他蹭了好几个月饼吃,味道比记忆中娘亲做的桂花糕还要好。那也是沈清秋少有的不与他争斗安安分分的时候,往日里满身的锋芒都敛了下来,气势一弱,便显出几分温和柔软的模样,只是不说话,是在梦游。





难得听到一句不带刺的话,若真是沈清秋说的该多好?



一只小鬼在网里挣扎,被灼伤的皮肤发出嘶嘶的声音。是他进灵犀洞之前大师兄送的缚仙网,没想到真能派上用场。


“沈清秋呢?”










评论(5)

热度(55)